共和国农业记忆,听音乐白菜59元一颗

2019-10-15 17:15栏目:农业发展
TAG:

央广网北京4月19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近年来,在我国的蔬菜市场上,有机蔬菜、绿色蔬菜、品牌蔬菜……琳琅满目的品种和称呼,让消费者眼花缭乱,价格更是高于普通蔬菜几倍甚至十几倍。最近有新闻报道,山东胶州的大白菜一颗居然卖到了59块钱,简直是令人咋舌。 为什么这么贵?说是这种白菜的生产过程非常苛刻,而且大白菜是听着音乐长大的。普通白菜变身文艺白菜,就能卖这么贵么?来听听中国乡村之声特约评论员徐春晖的分析: 徐春晖:之前曾听说过某个地方的养猪户,给肥猪喝花生油,而且天天洗澡,猪肉的价格比普通猪要贵一倍多的新闻;所以,当看到59块钱一棵大白菜比肉还贵的时候,不禁心有疑虑:在“人工抓虫、听音乐长大”等种种动人的旗号下,“价高”是否真的代表“质优”?“贵的”蔬菜是否一定是“好的”? 其实,我想,无论是“听着音乐长大的大白菜”还是“天天洗澡”的猪肉,真正打动消费者的,还是背后一整套科学的生产流程和质量安全的风险把控机制。虽然价格有些昂贵,但消费者还是愿意买,就像市民王先生说的那样:“现在媒体经常曝光问题食品的案例,因为担心农药残留,为了健康,宁愿多花点钱买有保证的蔬菜,至少从心理上能安心一些。” 近些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温饱早已不是消费者追求的目标了,吃出健康、吃出营养、吃得安全才是农产品市场最受关注的营销焦点。近几年在全国各地出现的天价农产品不占少数,两万元一斤的金骏眉、两万元一条天价鱼、398元一斤的小米、638元一斤的蜂蜜……“一分价钱一分货”、“最贵的就是最好的”等观念或多或少影响着消费者的选择。而高涨的市场消费热情,也激发了企业的生产动力。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瞄准商机,开始走中高端路线。但是,高价格的背后是否就物有所值? 其实,在笔者看来,高端农产品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符合当前市场规律的,也给了消费者一个新的选择。这些新品农产品的入市,使得传统的养殖单位不断改进养殖技术,确保产品质量安全,以免自己在竞争中失去原有的市场份额。但是,高端农产品必须从质量上做文章,而不只能是宣传炒作的噱头。 同时,安全的农产品应该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价格要有底线,所以,有关部门一定要严把生产资料关,强化农产品的中间管理,做好监管和认证,做好价格的监测,建立从田头到餐桌的透明追溯体系,保障安全的农产品“名副其实”,以实现农业的标准化、产业化、系统化,从供给侧着力,真正将农产品、农村、农民的信用体系连在一起,到那时,我们生活中的高端农产品才会品质大于噱头,健康的农产品才是真正的高端农产品,才是适应市场竞争的产品。

澳门云顶,央广网北京9月29日消息(记者许伟 王成林 山东寿光台宋源军 实习记者张瀚尹)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农业发展,山东寿光在全国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这里是全国冬暖式蔬菜大棚的发源地,也是中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基地。2004年数据,寿光市蔬菜面积发展到80万亩,其中冬暖式大棚近30万个,年产量40亿公斤,仅此一项农民人均增收3000多元。包括北京、天津在内,华北、东北广大地区都是寿光菜的传统市场,甚至远销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地。 山东寿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土地和光热资源,为什么几十年来,寿光就能成为全国蔬菜生产的一个标杆?记者调查发现,在寿光,通过蔬菜产业带动合作社,合作社带动现代农业发展,引领菜农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东斟灌村,一个坐落在寿光市东北35公里的普通村庄。4000多年前,这里是夏朝12个诸侯国之一,古斟灌国。这么一个古老的村庄如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处处洋溢着现代化气息。 李保先:所有的大棚给它统一编号,以前我们有编号的,今年又新建了几个棚,这是分布,大棚所在位置,在什么地方。 斟灌社区党员群众服务中心里,东斟灌村村支书李保先细心的检查着村里新增大棚的具体位置、品种、所施底肥以及面积等信息。这些信息将全部输入到电脑里进行统一监管。 李保先:这个信息录入进去后,我们街道上有个农产品安全办公室,在那里有个公共平台,这样在城市里都能查询它的信息。 “斟灌彩椒、中国椒傲”。东斟灌村是彩椒种植专业村,在村两委班子的带领下成立了村里第一家专业合作社——斟都果菜专业合作社,而村支书李保先也是合作社的理事长。 可以说,东斟灌村成立合作社是顺势而为。90年代初,寿光市掀起了一场反季节栽培蔬菜的技术革命迅速展开。一道行政命令下来,当时还以小麦玉米为主要农作物的东斟灌村尝试建起了温室大棚,李保先介绍,起初,老百姓并不太支持。 李保先:种植大棚蔬菜,当时因为老百姓思想不解放,怕担风险。建一个棚,需要投入五、六千块钱,当年能卖一万块钱,纯收入的话就是五千块钱,当年在1993年的时候,一个棚能挣五、六千块钱,相当可观,从第二年开始,大家感受到种蔬菜是一个很好的致富门路,老百姓逐渐地种地的越来越多了,以后逐渐形成了规模。 直到1998年以前,东斟灌村都以种植嫁接黄瓜为主,可村民们慢慢发现,嫁接黄瓜效益增长太慢,渴望收入能有新突破。为了寻找新路子,当时分管农业的李保先外出考察了一番,发现了一种国外的品种五彩椒。可带回来后,村里谁都不敢第一个吃螃蟹。 李保先:我觉得当时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吧。第一个是国外品种,适合不适合,能不能种;第二是种出来之后有没有人要,消费者认可不认可;第三个,种植成本比种植嫁接黄瓜高。 黄瓜种子一分钱一颗,而五彩椒按苗子卖,一棵就是5毛5,如此高的成本,没有收益怎么办?说服不了老百姓,李保先只好自己带着四个菜农种起了五彩椒。 李保先:结果种出来之后,到了第二年七月份,种的人算了算经济效益,比种植嫁接黄瓜高了40%以上,第二年村里就有了五六十户跟着我们种,到第三年就有100多户了。 到了2008年,东斟灌村80%的大棚种上了五彩椒。彩椒村的名气打出来了,来东斟灌村采购的客商也多了。然而问题也随之而来,当时村里的菜农都是各自为战,因此被不法客商占了空子,打白条的现象很严重。村里亟需一个专门的组织来维护村民的利益,斟都果菜专业合作社于2008年10月份应运而生。 李保先:合作社由村两委领办,村干部管理,按规定合作社建立额外市场,客商来收货的时候,首先把货款交上,当天的价格随行就市,客商跟菜农按约定的价格收购。既要保证菜农的利益,也得保证客户的利益,不允许坑害客户利益。 要把蔬菜品牌打出去,把产业做大做强,李新生认为就得注重农产品质量安全,为此合作社购买了专业的检测设备,聘请了专门的检测员。有了规范的流程,规范的管理,东斟灌村的彩椒种植产业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社员们也纷纷摸索经验,成了大棚种植的能手。 李保先是合作社的社员,他的大棚160米长,17.5米宽,大棚里行间距多宽,棚顶多高都是他自己设计的。 记者:这都是你们自己设计的?像这个喷灌设备?还有这个隔多少米的? 李保先:对,这一个空就是3米半。 大棚蔬菜是精细农业,里面温度、湿度都得有专门的仪器来控制,这都需要投入,不过产出高,尝到甜头的李保先并不担心投入没有回报。 李保先:这个大棚搭建起来花了23万,种上苗后的成本是25万5千元。现在成本收回来了,去年卖了26万3千元。 曾经为了凑三万块钱建新房,李保先到处借钱,如今加入合作社走上了现代农业道路,李保先年收入二十多万。在东斟灌村,586户菜农里资产在百万以上的农户占了十分之一。 在寿光,通过村两委带头成立的合作社已经达到了二十多家,寿光市农业局生产科科长张林林: 张林林:现在的合作社可能凝聚力不强,所以今年开始,市里下决定大力发展合作社,由村两委或者村里能人来领办合作社,让这个村形成凝聚力,这样在新技术的推广上包括质量安全的控制上,产品标准化生产上都能做到有效控制。 通过合作社来引领农业现代化,把农业生产做细做精,这不仅是寿光的经验,如今全国合作社遍地开花,农业产业化、现代化的路子也在这些合作社的带领下越走越宽。 如今寿光每天都会迎接南来北往前来学习经验的客人,东斟灌村这两天就迎来了一批从贵州过来的参观学习团队,他们也是来自各个乡镇。汪文奇是其中一名团员,他说全国各地地理条件各不相同,但是现代农业的理念却是相通的。 汪文奇:特别是刚才水肥标准管理,完全是科技化的。过来主要是学习理念、方法、措施之类的。 寿光是“中国蔬菜之乡”,除了合作社的带动效应,寿光还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它为什么蔬菜产业就比别的地方做得好呢?记者许伟在寿光采访时也有一些别的发现: 许伟:这次去寿光采访,我知道了什么叫“不破不立”。曾经寿光跟周边的县城一样,都是以玉米、小麦种植为主,走上以蔬菜产业为主的道路还是被迫之举。 我在寿光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1983年,当时寿光蔬菜种植还不成规模,一些老百姓尝试着种了些大白菜,然而,当秋蔬菜上市的时候,大白菜出现了严重滞销,全市5000多万公斤的大白菜烂在了地里,老百姓损失很惨重。看到这种情况,1984年,寿光市政府果断作出了建市场、促流通的决定,投资了5万元建立了占地17亩的寿光蔬菜批发市场,开创了产地型蔬菜批发市场的先河,结束了寿光有菜卖不出去的历史。 菜好卖了,种菜的人就多了,到80年代末的时候,寿光的蔬菜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1.7万公顷,蔬菜产业成为了寿光农村经济的重要支柱。 到今天,当我在寿光各个农村探访的时候发现,一些蔬菜产业做得比较好的农村都建有属于自己的蔬菜批发市场。东斟灌村就专门建立了一个彩椒交易市场,市场旁边还设有斟灌彩椒的展览馆供前来采购的客商参观。这里的村民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市场意识,他们知道如何把握市场,如何经营自己的品牌。一位村民跟我说,现在市场上流行什么,他们就跟着做。比如农产品质量追溯体系的建设。当地菜农很注重产品质量安全,东斟灌村产出的彩椒都有二维码,用手机一扫,产自哪里?用的什么肥?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寿光的地理位置和光热条件并不出众,但寿光硬是打出了一个品牌,在中国农业的发展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在寿光,我也看到很多其他地区的农户到寿光参观学习,希望全国能有更多地区像寿光一样,找到自己的特色,发挥自己的优势,把农业做活,做精,赋予农业新的面貌。

央广网北京4月20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要想农产品卖得好,提高农产品的知名度很重要。那怎样才能提高知名度,抬高农产品的身价呢?获得国家级农产品地地理标志称号是一种重要途径。 截至2015年12月底,全国登记农产品地理标志1792个,涵盖种植、畜牧、渔业3大行业和蔬菜、果品、茶叶等22个类别,全国所有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都有产品登记。那么什么样的农产品可以获得地理标志称号,咱们农民又该如何借助地理标志农产品做成大生意呢?今天的《农经漫谈》,中国乡村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子雨和您说道说道。 张子雨:咱们这农产品,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同的水土,种出的粮食也不一样。咱们成语里面有南橘北枳,说的就是不同的地方,种的东西一样,但是味道就截然不同。 现在,大家对于农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产地,就成了农产品的天然商标,比方说,说到葡萄酒,咱们都知道法国葡萄酒好喝,而说到这大米,五常香米也在全国打出了名气。其实各地都有自己的特点,总有农产品的拳头产品,在眼下,咱们咋把这种具有地理标志的农产品做成大生意呢? 我来给您举两个例子。咱们来看看诺邓火腿。诺邓火腿产自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深山的诺邓,具有上千年的历史。这种流传千年的美味佳肴也受到了不少媒体的关注。当地的政府为了把诺邓火腿发扬光大,专门就出台了《诺邓火腿农产品地理标志使用管理办法》,给当地的农民进行了深入的讲解宣传和培训。从产业层面,当地指定了《诺邓火腿企业标准》经过管理部门批准之后,就作为企业生产标准,有了明确的标准,诺邓火腿就逐渐地进入了外地市场,一步一步地产生了影响力。 而福建的大田县,为了推广当地具有400多年的茶叶,也有类似的做法。一方面,制订了一系列的政策文件,从管理入手,保证产品质量,促进产业发展;另一方面,当地还围绕茶文化做文章,不仅成立了茶艺表演队,而且还有专门的茶艺培训班。 这么一对比,大家就可以发现一些共通之处。在咱们发掘自己的农产品品牌的时候,咱们也需要抓住这些关键。 首先,无规矩不成方圆,要成就品牌,就得有管理办法,有生产标准。一种农产品之所以能树立起品牌,就是品质稳定,管理科学。所以,制定当地的行业标准是重中之重,标准制订了,企业必须遵照执行,执行过程中,管理部门有必要加强监管,不要怕损害了个别人的利益,只有严格执行标准,才能让大家都受益。 接下来就是要丰富文化内涵。单纯的农产品,竞争力有限,要是加进去了文化的佐料,那就能让人吃在嘴里,记在心里,这样的农产品,就不只是餐桌上的美味,更是品味的象征。咱们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从历史长河当中开发当地的农业文化,历史传说,和咱们的地理标识相结合,这就把农产品做成了当地的名片,做成了文化产品。 同时,农产品也是商品,咱们不仅要关心生产,关心销售,还要关心市场。比如,一个农产品品牌出名了,很可能就出现了仿冒,以次充好的行为。对于这些扰乱市场的行为,咱们该出手时就出手,严厉打击危害品牌声誉的各种行为。从生产和市场两个维度入手,才能保证咱们的品牌长盛不衰。 正所谓: 地理标识是个宝,出台规范保护好,生产市场两手抓,品牌发展更牢靠。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云顶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共和国农业记忆,听音乐白菜59元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