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走低赴日劳务市场遇冷,爱在乡村

2019-10-15 17:15栏目:农业发展
TAG:

央广网北京9月27日消息 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湖北黄石阳新县枫林镇甘港村位于海拔600多米的大垴山山坳里。这座深山里,教师王忠恩坚守岗位40年,虽然学校里只有13个孩子,但他仍然坚持和孩子们在一起,他说这些孩子就是深山里的希望。 上课了。班上只有13名孩子,这节课是语文课,王忠恩讲的是童话故事《丑小鸭》。 王忠恩:养鸭的姑娘怎么? 学生:讨厌它。 王忠恩:所以它感到? 学生:很孤单。 下一节是数学课,老师依然是王忠恩。在这里,王忠恩既当爹又当妈,各学科的课程,全都精通。1976年,王忠恩初中毕业后,就在甘港初小教书,教书40个年头了,他最怕的就是山里的孩子因为穷,而放弃读书。 王忠恩:每学期开学,有很多学生都没来上学,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家家户户去走访、动员,很多家长都无奈地说,家里没钱,我当时心里想,孩子不上学多可惜啊。当时我就答应家长们,杂费我给你们出,学习用品我给你们买。 山上湿气重,中午放学时,村子已沉浸在浓雾里。虽说是一个村,孩子们上学、放学仍要走不少山路。一次放学后,王忠恩发现两名学生坐在山路上哭。 王忠恩: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腿痛,脚很累,走不动。他在哭,他姐姐走得动,也哭了,两个都哭了。我就牵着一个,抱着一个,回我家。 从那天起,王忠恩常常把家住得远的孩子往自己家带。这些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碗炒鸡蛋,王忠恩总是让给孩子吃。在村里当老师,王忠恩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清贫。有一年村里一直发不出工资,王忠恩家里的米缸很快就见了底。 王忠恩:我父亲晚上提着一个篮子,拿着一个蛇皮袋,到山下的湾子去借,一般晚上人都睡了,我父亲很爱面子,当时不想我教书了。 没有工资,日子过不下去了,王忠恩的父亲死活不同意王忠恩继续留在村里教书,王忠恩没有办法,离开了学校。 王忠恩:村长每天晚上都到我家里来,来了七八次,说孩子们没人教了,班上都空了。经过反复地考虑,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说服了我爸爸。 甘港初小只有一到五年级,王忠恩的儿女长大了,得到山下去读书,每天要走很远的山路。儿女们不止一次央求父亲下山教书,可王忠恩不同意。 王忠恩:我走了,那个班就空了,没人教。 就这样,王忠恩把根扎在了甘港初小。甘港村村民对王忠恩有说不出的情谊: 周瑞恕:我们三代人都是他教的。 周理松:王老师忠厚老实,在教育方面勤勤恳恳,对待学生就像对待他的儿子一样,爱护他。 40个年头,王忠恩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不平凡的故事,他用自己的善良与坚守,让山村里的孩子们,看到了美好的希望与未来。

央广网北京3月7日消息(记者汤一亮 河南濮阳台刘善华 湖南郴州台阮涛 浙江平湖台莫金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推进和“走出去”步伐的加快,不仅给企业带来了商机,也拓宽了海外就业通道,出国务工成为越来越多务工人员的新选择。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日日难”,海外打工看起来很美,实际上却要面对更多的艰辛和挑战。那么目前,海外务工市场情况如何?出国打工,又该注意些什么? 是在家门口就业,还是去北上广一线城市打工,抑或是走出国门淘金?打工的人有了更多的选择。春节过后,许多打工者背上行囊再出发,踏上了出国务工的征途,而有的人因为在国外务工过年也没能回家。河南省濮阳市新习乡夹堤村村民刘银宝在阿联酋打工,今年过年他就没能回家,通过越洋电话,他告诉记者,凭手中过硬的技能,中国的工人在国外很受欢迎。 刘银宝:在阿联酋这边的城市打工,去年已经过来了,我们签订的合同是2年,到明年4月份到期,在这边主要是干木工,一天平均下来305,工资三个月结算一次,也都比较正常发放,平时干活也不是很累,跟在老家差不多。 刘银宝说,虽然一个月有近万元的收入,但是面对陌生的国度,生活习惯、工作环境、语言、饮食等方方面面的差异,海外打工远非想象中的“钱多,人傻,速来”那么简单。但是因为有市场,很多打工者还是打算继续出国务工。 刘银宝:主要是生活差异比较大,国内的工人在这里还挺吃香的,老板也不错,主要是这边人才缺乏,这边的木工、水电工都挺有市场,我现在出国是第7年了,感觉挺好的,合同到期之后还准备出国,毕竟经济收入还可以,而且活也不是很累。 国际形势和经济走势也影响着海外务工市场的情况。由于日元对人民币汇率震荡走低,今年赴日本的劳务市场就遭受了冷遇。本来在往年,春节过后是劳务输出的高峰期,但在浙江平湖一家对外劳务公司,从目前报名情况看,出国劳务人数不到往年的一半。 在平湖独山港镇的嘉兴市百翎对外劳务合作有限公司,偌大的培训教室里只有十几个新居民员工在老师的辅导下正在进行日语口语训练。女工程结华老家在安徽,经过短暂培训后,她将于今年5月赴日本从事服装生产。 程结华: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学习到一门新的语言,缝纫技术也会提高,将来回来的话,发展得更好一点。 嘉兴百翎对外劳务合作有限公司是嘉兴市唯一一家经国家商务部批准的出国劳务中介组织,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丁进才介绍,这些年,公司与日本多家企业建立了长期劳务输出关系,10年中已累计输出1500多名服装工到日本“打洋工”,但这两年,由于日元汇率震荡走低再加上国内企业职工工资待遇提高,导致出国劳务遭受冷遇,不但本地职工不愿出国,连在平湖打工的新居民也越来越少。 丁进才:我们主要是做日本市场,但是从去年开始到日本去打工的人数就明显的减少,主要是日元贬值以后影响到了他们的收入。 据世界银行近期发表的《2016年移民和汇款概况》显示,目前中国在海外务工人员在1000万左右。2015年,共计汇回国内640亿美元,汇款主要来自美国、中国香港、日本、加拿大和韩国,从中也可以看出,中国赴海外打工人员的主要务工地和收入情况。 中国工人勤劳,技术好,在海外口碑颇好,因此中国工人在国外务工市场更受欢迎,给的薪水和待遇也要好一些,因此,一些已经完成工作的人,还打算再去海外打工。刘银宝的侄子刘铁仓去年3月去国外打工,因为工程结束,今年1月份已经回来了,他说,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出去。 刘铁仓:干了八个多月吧,挣了6万多块钱,当时在国外还可以,主要是负责工程建筑,一天300块钱左右,活也不是很累。因为走的时候签订的合同,老板就说先回家吧,来回机票报销,等有活了再通知过去,现在就是在家待着呢,过几天准备去外边的建筑工地上打工去,我当时交了2万多的押金,现在合同没到期也要不过来,出国打工总体来说还是可以的,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出去,在家不挣钱,国外起码工资还高一点。

澳门云顶,跟随习大大去美国会朋友的企业家,除了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互联网大佬,还有两位涉农企业家同样备受瞩目,他们是:双汇的万隆,伊利的潘刚。 万隆,40后,河南漯河人,双汇集团董事长,被称为中国肉类工业教父。妙语:“一生最爱做的事——杀猪,把猪杀好。” 潘刚,70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人,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党委书记。妙语:“我眼中只有两种人,一种喝牛奶,一种不喝牛奶。我的目标是把这两种人变成一种人,让大家都喝牛奶。” 习总为啥让他俩随访? 选谁跟随出访,当然不是拍脑袋决定的。那是综合了这些行业在国内外的发展水平,以及中美两国双边贸易的长远合作愿景之后,才做出的慎重选择。 这两家企业在全球市场表现不俗 2013年,双汇收购了美国最大的生猪生产商及猪肉供应商史密斯菲尔德,成为全球最大的生猪加工企业,雄踞生猪加工产业链顶端。伊利集团作为国内奶业龙头企业,自然也走在中国奶业的发展的潮头位置。 这两家企业的规模和在全球市场不俗的业绩表现,证明中国的农业企业完全有机会、有能力参与全球竞争。而在他们身后,其实有更多的企业正在奋力追赶。虽然各位企业大佬们跟习大大随访备受关注、金光闪闪,但是,回来之后,他们又要投入到国内外激烈的竞争之中。 不论是在海内外拓展养殖牧场还是设厂加工,还是利用全球资本和拓展国内国外市场,这两家企业的每一步发展,实际上都代表了中国农牧产业将要走的路。就是这样,壮大自己,立足国内,走出国门。 中国农牧企业需要走出去,借鉴先进经验 这几年,中国的肉和奶,常常给人一种怎么吃都不安全的感觉。吃猪肉怕有瘦肉精,喝牛奶怕有三聚氰胺。消费者抱怨,去海外代购、疯狂扫货,用脚投票投掉了国内肉企、奶企的市场。据统计,2014年我国乳制品自给率为76.4%,而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前的2007年则高达95%。 痛定思痛,中国的企业其实一直在反思:到底为啥呢? 以奶业为例,农业部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马莹曾分析,现在奶业面临的问题总体来看,首先是散养比重还是比较大,养殖百头奶牛以上的占到45%,将近一半以上的还是百头以下小规模的,抗风险能力弱,经营管理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同时,奶业生产成本高,奶业生产成本仍然处于上升通道。目前我们国家生鲜乳的全国平均价格是在3.4元,世界平均水平是1.89元。从生产关系来看,我国奶业生产模式不适应奶业发展的要求,产业链各环节的利益连接机制没有理顺,市场引导方面有效的手段比较缺乏。 同样的经营分散、规模小、成本高、管理水平较低等问题,也存在于畜牧业。长此以往,那肯定不行啊!所以,中国的企业必须走出去,学习和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美国作为世界上农业最发达的国家,其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完备的产业链,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尤为珍贵。 中国肉、奶市场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不知道你是否记得? 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其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国人均全年肉类消费达到29公斤,奶类36公斤。 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中国肉类食品产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五年来中国肉类总产量净增了近800万吨,人均年占有量净增了4.59公斤。未来5到10年,中国肉类需求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全球猪肉增长的50%将来源于中国。 再来看看奶类消费。目前,我国人均消费奶类的水平是亚洲平均水平的二分之一,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不过,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来看,据农业部市场预警专家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农业展望报告》预计,到2024年,中国城乡居民人均奶制品消费量或将达到39.56公斤,年均增速为2.2%。 需求这么旺,毫无疑问,中国的肉类产业极其相关的畜牧业等上下游产业,都将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但是,君知否?我们的肉类、奶类产品每年都会有大量的进口,国内企业还是不能完全满足国内需求滴。 据统计,我国去年牛羊肉缺口约200万吨,由于国内牛源紧张、养殖成本上升等原因,牛羊肉的缺口将长期存在。除了牛羊肉进口,猪肉的进口也在增加。与肉类一样,奶制品的进口也逐年递增。去年我国乳制品进口继续增长,乳制品进口数量和货值分别达到205.19万吨和84.87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2.30%和19.75%。 像双汇、伊利这样的肉类和奶类加工企业,处于连接畜牧养殖和市场消费终端的最为重要的环节,既有工业技术优势,又有市场营销优势,另外还有资本优势,可以盘活整个畜牧业、奶业的产业链,习大大带他们二位访美,自然是着眼于整个农牧业的发展。 双汇、伊利能从美国带来啥? 万隆:给中国消费者带来美国火腿。 万隆董事长表示,双汇将不断引进史密斯菲尔德品牌、技术、设备、原料,在中国的新工厂也即将竣工投产,中国的消费者很快就能吃上美国风味的香肠、培根、火腿。这些合作稳定了美国史密斯菲尔德4.5万名员工的就业机会,丰富了中国老百姓的餐桌。 潘刚:建设中美食品智慧谷,引进美国高端人才。 据透露,在两国领导人的推动和中美农业合作大氛围下,伊利正在集聚全球顶尖高校、科研院所和机构的智慧资源,主导实施中美食品智慧谷。这一合作集聚整合了多家全美顶尖的常青藤联盟名校、全球综合排名前十的大学及在农业、管理、生命科学等各个领域全球排名第一的高校、科研院所和机构的科研力量,将在“营养健康、产品研发、食品安全、农业科技、畜牧兽医、生态环保、企业管理、人才培养”等多个领域展开全方位立体式合作推动两国企业互惠发展。 中国乡村之声原创作品,欢迎转发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乡村之声”,并保持转载内容的单独完整呈现。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云顶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汇率走低赴日劳务市场遇冷,爱在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