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点亮都市农业,共和国农业记忆

2019-10-15 17:15栏目:农业发展
TAG:

央广网北京9月29日消息(记者许伟 王成林 山东寿光台宋源军 实习记者张瀚尹)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农业发展,山东寿光在全国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这里是全国冬暖式蔬菜大棚的发源地,也是中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基地。2004年数据,寿光市蔬菜面积发展到80万亩,其中冬暖式大棚近30万个,年产量40亿公斤,仅此一项农民人均增收3000多元。包括北京、天津在内,华北、东北广大地区都是寿光菜的传统市场,甚至远销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地。 山东寿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土地和光热资源,为什么几十年来,寿光就能成为全国蔬菜生产的一个标杆?记者调查发现,在寿光,通过蔬菜产业带动合作社,合作社带动现代农业发展,引领菜农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东斟灌村,一个坐落在寿光市东北35公里的普通村庄。4000多年前,这里是夏朝12个诸侯国之一,古斟灌国。这么一个古老的村庄如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处处洋溢着现代化气息。 李保先:所有的大棚给它统一编号,以前我们有编号的,今年又新建了几个棚,这是分布,大棚所在位置,在什么地方。 斟灌社区党员群众服务中心里,东斟灌村村支书李保先细心的检查着村里新增大棚的具体位置、品种、所施底肥以及面积等信息。这些信息将全部输入到电脑里进行统一监管。 李保先:这个信息录入进去后,我们街道上有个农产品安全办公室,在那里有个公共平台,这样在城市里都能查询它的信息。 “斟灌彩椒、中国椒傲”。东斟灌村是彩椒种植专业村,在村两委班子的带领下成立了村里第一家专业合作社——斟都果菜专业合作社,而村支书李保先也是合作社的理事长。 可以说,东斟灌村成立合作社是顺势而为。90年代初,寿光市掀起了一场反季节栽培蔬菜的技术革命迅速展开。一道行政命令下来,当时还以小麦玉米为主要农作物的东斟灌村尝试建起了温室大棚,李保先介绍,起初,老百姓并不太支持。 李保先:种植大棚蔬菜,当时因为老百姓思想不解放,怕担风险。建一个棚,需要投入五、六千块钱,当年能卖一万块钱,纯收入的话就是五千块钱,当年在1993年的时候,一个棚能挣五、六千块钱,相当可观,从第二年开始,大家感受到种蔬菜是一个很好的致富门路,老百姓逐渐地种地的越来越多了,以后逐渐形成了规模。 直到1998年以前,东斟灌村都以种植嫁接黄瓜为主,可村民们慢慢发现,嫁接黄瓜效益增长太慢,渴望收入能有新突破。为了寻找新路子,当时分管农业的李保先外出考察了一番,发现了一种国外的品种五彩椒。可带回来后,村里谁都不敢第一个吃螃蟹。 李保先:我觉得当时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吧。第一个是国外品种,适合不适合,能不能种;第二是种出来之后有没有人要,消费者认可不认可;第三个,种植成本比种植嫁接黄瓜高。 黄瓜种子一分钱一颗,而五彩椒按苗子卖,一棵就是5毛5,如此高的成本,没有收益怎么办?说服不了老百姓,李保先只好自己带着四个菜农种起了五彩椒。 李保先:结果种出来之后,到了第二年七月份,种的人算了算经济效益,比种植嫁接黄瓜高了40%以上,第二年村里就有了五六十户跟着我们种,到第三年就有100多户了。 到了2008年,东斟灌村80%的大棚种上了五彩椒。彩椒村的名气打出来了,来东斟灌村采购的客商也多了。然而问题也随之而来,当时村里的菜农都是各自为战,因此被不法客商占了空子,打白条的现象很严重。村里亟需一个专门的组织来维护村民的利益,斟都果菜专业合作社于2008年10月份应运而生。 李保先:合作社由村两委领办,村干部管理,按规定合作社建立额外市场,客商来收货的时候,首先把货款交上,当天的价格随行就市,客商跟菜农按约定的价格收购。既要保证菜农的利益,也得保证客户的利益,不允许坑害客户利益。 要把蔬菜品牌打出去,把产业做大做强,李新生认为就得注重农产品质量安全,为此合作社购买了专业的检测设备,聘请了专门的检测员。有了规范的流程,规范的管理,东斟灌村的彩椒种植产业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社员们也纷纷摸索经验,成了大棚种植的能手。 李保先是合作社的社员,他的大棚160米长,17.5米宽,大棚里行间距多宽,棚顶多高都是他自己设计的。 记者:这都是你们自己设计的?像这个喷灌设备?还有这个隔多少米的? 李保先:对,这一个空就是3米半。 大棚蔬菜是精细农业,里面温度、湿度都得有专门的仪器来控制,这都需要投入,不过产出高,尝到甜头的李保先并不担心投入没有回报。 李保先:这个大棚搭建起来花了23万,种上苗后的成本是25万5千元。现在成本收回来了,去年卖了26万3千元。 曾经为了凑三万块钱建新房,李保先到处借钱,如今加入合作社走上了现代农业道路,李保先年收入二十多万。在东斟灌村,586户菜农里资产在百万以上的农户占了十分之一。 在寿光,通过村两委带头成立的合作社已经达到了二十多家,寿光市农业局生产科科长张林林: 张林林:现在的合作社可能凝聚力不强,所以今年开始,市里下决定大力发展合作社,由村两委或者村里能人来领办合作社,让这个村形成凝聚力,这样在新技术的推广上包括质量安全的控制上,产品标准化生产上都能做到有效控制。 通过合作社来引领农业现代化,把农业生产做细做精,这不仅是寿光的经验,如今全国合作社遍地开花,农业产业化、现代化的路子也在这些合作社的带领下越走越宽。 如今寿光每天都会迎接南来北往前来学习经验的客人,东斟灌村这两天就迎来了一批从贵州过来的参观学习团队,他们也是来自各个乡镇。汪文奇是其中一名团员,他说全国各地地理条件各不相同,但是现代农业的理念却是相通的。 汪文奇:特别是刚才水肥标准管理,完全是科技化的。过来主要是学习理念、方法、措施之类的。 寿光是“中国蔬菜之乡”,除了合作社的带动效应,寿光还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它为什么蔬菜产业就比别的地方做得好呢?记者许伟在寿光采访时也有一些别的发现: 许伟:这次去寿光采访,我知道了什么叫“不破不立”。曾经寿光跟周边的县城一样,都是以玉米、小麦种植为主,走上以蔬菜产业为主的道路还是被迫之举。 我在寿光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1983年,当时寿光蔬菜种植还不成规模,一些老百姓尝试着种了些大白菜,然而,当秋蔬菜上市的时候,大白菜出现了严重滞销,全市5000多万公斤的大白菜烂在了地里,老百姓损失很惨重。看到这种情况,1984年,寿光市政府果断作出了建市场、促流通的决定,投资了5万元建立了占地17亩的寿光蔬菜批发市场,开创了产地型蔬菜批发市场的先河,结束了寿光有菜卖不出去的历史。 菜好卖了,种菜的人就多了,到80年代末的时候,寿光的蔬菜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1.7万公顷,蔬菜产业成为了寿光农村经济的重要支柱。 到今天,当我在寿光各个农村探访的时候发现,一些蔬菜产业做得比较好的农村都建有属于自己的蔬菜批发市场。东斟灌村就专门建立了一个彩椒交易市场,市场旁边还设有斟灌彩椒的展览馆供前来采购的客商参观。这里的村民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市场意识,他们知道如何把握市场,如何经营自己的品牌。一位村民跟我说,现在市场上流行什么,他们就跟着做。比如农产品质量追溯体系的建设。当地菜农很注重产品质量安全,东斟灌村产出的彩椒都有二维码,用手机一扫,产自哪里?用的什么肥?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寿光的地理位置和光热条件并不出众,但寿光硬是打出了一个品牌,在中国农业的发展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在寿光,我也看到很多其他地区的农户到寿光参观学习,希望全国能有更多地区像寿光一样,找到自己的特色,发挥自己的优势,把农业做活,做精,赋予农业新的面貌。

澳门云顶,央广网北京4月22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说到种田,我们一般想到的都是乡村田野和勤劳的农民。但是最近,在繁华的上海都市,却出现了一批“白领”农夫。这些“白领”农夫都是住在城市的上班族,但是他们每天都要通过互联网种田,就是在农村租一块地,通过网络委托农民种植。每天,住在城市的人们只要轻点鼠标,下达播种、管理等指令,等到收成时,就能收获真实的累累硕果。 这种富有创意的种田方式,给那些想亲近自然但苦于没有时间的都市人提供了一种新的休闲方式,也给农民朋友带来了新的生财渠道。今天的《农经漫谈》,我们就请乡村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子雨来和我们聊一聊“网上种田”那些事。 张子雨: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交互方式越来越丰富,衍生出的生产模式也越来越多,就拿咱们最熟悉的种地来讲,现在也能远程操作。 人在千里之外,咋样远程操作呢,这听起来好像是有点天方夜谭。不过,这可是现最时兴的一种生意。 根据媒体的报道,现在在上海等一线城市当中,不少白领都有田园梦想,想来咱们这美丽乡村当中过一把农夫瘾。可是,工作那么忙,这个梦想咋样实现呢?现在就有一种方式,叫做网上种田。这个网上种田,就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农村的闲置土地,对外出租,城市里的人承租了徒弟之后,在经过网络,委托给农民来种植。这块地上种什么庄家,什么时候下种,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收获,远在城市里的人点一点鼠标,就可以委托给农民进行实地操作。同时,农作物的种植生长全过程还会通过图片,视频等各种方式发给承租者,这么一来,即便是没法亲自来到田间地头,也能享受种田的乐趣。而在农作物收货之后,还可以通过快递等方式,送到承租者手中。 您看看,这种网上种田,有点意思吧。其实,这种有趣的商业模式不仅是新的休闲方式,更反映着经济结构的转变。 之所以能够出现网上种田这种新奇有趣的商业模式,就是因为咱们农村现在有富余的土地。在传统的小农经济条件下,咱们种地是自给自足,而随着城市化的不断发展,很多农民朋友走进了城市,农村的土地,相应的就多了起来。土地放在那儿总得种,于是,网上种田这种方式就有了孕育的土壤。 网上种田这种商业模式背后,也反映出了咱们农民身份的变化。原来,土地是分给咱们的,从种到收都是咱们自己的事情,农活干得怎么样,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网上种田,直接在田里劳动的人,实际上已经不仅是农民,而且是农业工人,种田的流程、标准也更加明晰。网上种田看似休闲,其实从本质上来讲,则是标准化、信息化的农业生产,是一种产业化的运作模式。 种田既然可以独立出来,相应的,化肥、农机、管理也都可以作为独立的环节进行运作,这种分工越来越经济,越来越专业的发展趋势,也顺应了专业化运作的未来发展趋势。 同时,网上种田,一线生产的是专业的农民,而远程指挥的人就可能在千里之外,这种互动,更是反映出,互联网+的发展,从产业层面,把城市和乡村更加紧密地链接在了一起。以往,城乡之间的交流需要经历多个环节,效率低,质量无法保证,而网上种田这种模式,正是体现了互联网的“链接一切”的特征。 正所谓: 网上种田真新奇,点点鼠标能中的。农业发展模式新,城乡互动更紧密。

央广网北京9月26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改革开放是新中国转折性的历史事件,其中农村改革的发轫却是安徽中部一个贫穷的小村庄——小岗村。1978年,十几位只是想吃饱饭的村民悄悄立下生死状,包干到户,分田单干。如果被抓,村里其他人负责把它们的孩子抚养到十八岁。生死状上鲜红的手印既是他们的决心,又是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后面的历史大家都知道了,分田单干的农民没有被抓,这份生死状也打响了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枪。从此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在中国大地广泛展开。生产方式的改变释放了生产力,仿佛一夜间,中国农村大面积的解决了温饱。这份印着十八个红手印的生死状,如今也被收藏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让人们永远铭记。 建国66周年前夕,中国乡村之声记者来到小岗村。十八大之后,有着光荣历史的小岗村再次确立了发展方向,在新的历史时期继续着改革开放的探索。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交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 提起“大包干”,人们对它并不陌生,37年前,在安徽凤阳小岗村,被饥饿、窘境所逼的18位农民,代表全村,冒着极大的风险,立下生死状,包干到户,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按下红手印之一的农民严宏昌未曾想到,当年这一被逼无奈的举动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严宏昌:我们是各家各户种地,一直到1956年进入公社我们没有饭吃,说句丢人话,我想喝一碗白面浆子,十年都没喝到口,国家供应的是高粱,8两,不够,还要一毛多钱一斤买,但是没有钱买,剩下就是烂的地瓜干,在锅里烧汤,喝到嘴里很苦。 上世纪50年代,我国的农业正处于农业合作化高潮,到人民公社化时期,包产到户曾在各地反复出现过,但每一次都被无情地打压下去。当时农公社发不起钱粮,极大的打压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全国农村经济的发展停滞不前,哀鸿遍野。有资料记载,1959和1960两年,小岗村所在的凤阳县共饿死6万人。 原凤阳县人大副主任陈怀仁:大包干主要是解决“大呼隆”的问题,“大呼隆”就是生产集体化,后来发展到人民公社,指导思想是越大越好,越公越好。到1959年1960年没有人干活,那时候有个顺口溜,‘头编哨子不买账,二遍哨子探头望,三遍哨子慢慢晃’。还有‘辛辛苦苦干一天,不抵一包光明烟’,这分配分不到,老百姓就对集体不感兴趣了。当时的农业生产是小犁、小镰、小锄头,各家各户干,一下子人为的把他们并到一起,不符合生产关系的需求,必定要出问题的,后来就饿死人了。 1977年,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万里同志深入农村调查研究时表示,农业要以生产为中心,最重要的生产力是人,调动人的积极性要靠政策。同年11月,安徽省出台规定,允许和鼓励社员经营正当的家庭副业,得到全省人民的拥护。 原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严宏昌:当时万里说过这话让我鼻子发酸,眼泪都快掉下来,散会后我回到家里,这话一直在我脑子里重复,想忘都忘不掉。我跟我父亲讲,既然选我当生产队长,我要改变形式,多划自留地,让农民多收粮食,起码不再去要饭,目前的状况,小岗生产队已经没有生产地了。首先要解决农民吃饭问题,再解决农民生产集体收益问题。当时他们讲这恐怕不行,我说实在没有办法了,真正不行了大不了这责任我来担。 说干就干,生产队长严宏昌挑起头开始干,也得到了村民们的响应。关友江也是当年按下红手印的18位农民之一,今年已经78岁,对1978年按下红手印的那个夜晚仍然历历在目。 老人告诉记者,那一年,安徽滁州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有一些生产队,暗中搞了包产到组、包产到户,在大旱之年不仅没有减产,反而增产。于是小岗生产队20户人家115口人暗中决定,包干到户。他们害怕政策发生变化,就签订了后来那份具有历史意义的“秘密协议”,按上了18个鲜红的手印。 关友江: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么干了,这也是我们共产党的伟大,在这块实事求是,农民想这么干,富裕起来了,就这么干,体现共产党好的政策吧。第二年万里书记讲话准许干,我们当年,1979年就丰收了。 大包干实行后的成效立竿见影。第一年,小岗村粮食总产达13.3万斤,相当于1966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总和。全队农副业总收入47000多元,平均每人400多元,是上一年的18倍,这让小岗村的农民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随后,大包干以燎原之势,在全国迅速普及开来。1980年,中央发布文件,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第一次在中央文件上取得了合法地位。 原凤阳县人大副主任陈怀仁:凤阳是个很穷的地方,最期望改革,最适应改革,对改革土地问题,改革生产队干活问题是比较积极的,所以当时“大包干”发生在凤阳是偶然中的必然,最穷的地方是最适应改革的地方。小岗村一搞,后来全县好多地方都在偷偷的、暗暗的学小岗,效果很好,大家都积极挣钱,调动老百姓干活的积极性了,就带来了大丰收,老百姓就有吃有喝了。大包干进城以后还解决了城市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促进了城市的经济发展。万里同志讲,大包干不仅解决了中国农村的吃饭问题,也解决了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小岗具有历史意义的闯出了一条新路,带动了全国农村改革的发展。但是对于小岗村来说,却是“一年迈过温饱坎、三十年迈不进富贵门”。取得突破之后,小岗村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小岗村也在探索着如何从温饱走向富裕。 十八大之后,小岗村确定了今后的发展方向,也就是:“继续弘扬大包干时期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加快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转型的步伐”。原凤阳县人大副主任陈怀仁告诉记者,小岗村有今日之发展,不仅得益于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还依靠着小岗人自身秉承的自强不息的精神。 陈怀仁:小岗精神第一是尊重民意的爱民精神,第二是尊重实践的求是精神,第三是勇于领先的改革精神,第四是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现在主要是最后一个精神,凤阳县大包干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翻天覆地的变化,凤阳人还在自强不息,还在努力,还要争取更好的收成,更大的进步,这个精神还是需要的。 现如今,作为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金昌已经是农家乐“金昌食府”的老板,他把当年冒着风险分得的田地租了出去,交由种粮大户发展规模种植,自己则在家经营农家乐,年收入十多万元。现在的发展,说到底,还是当年那股子创新精神和改革的魄力。 严金昌:说实话,农民种地只能解决温饱,如果想让腰包鼓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土地流转出去以后不减少收入,劳动力解放出来了,可以搞经营、其他的事业,或者打工,自己的餐馆,更能增加收入。我认为没有发展的地区,没有二亩地不能生活,有发展的地区,不一定要靠二亩地。小岗村也要办工厂,工农一起上共同发展才能富裕起来。 小岗村有着光荣和辉煌的过去,对于将来的“小岗梦”,小岗村第一书记张行宇向记者表述了他的构想: 张行宇:第一,小岗一定要有自己的产业,能带动老百姓增加收入,让老百姓实打实的每一年收入增加。第二,一定要提升小岗的软实力,使小岗村的经济、文化、教育和谐同步提升,建设一个和谐的、民主的、积极向上的新小岗;第三,建立在党委领导下,以教育、文化做支撑,小岗村人人管、人人问、人人参与的社会自我服务,自我管理的新的农村管理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云顶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创意点亮都市农业,共和国农业记忆